“你说什么?”

  齐正钱歪着脑袋又问了一句,没太听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

  小区代表见状,只能正色说道:

  “齐老板,很抱歉啊,这位白老板,在上午的时候,就已经花三亿七千五百万,把这整个红星小区,都给买下来了。”

  此话落地,在场包括齐轩以内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呆若木鸡了。

  好一会儿,齐正钱才惊声道:

  “你是说,这里卖给他了?”

  “咳咳,是的。”

  “你你你!昨天,昨天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啊,有吗?我是说要和小区户主们商量一下呀,刚好,你们一走,白老板就来出价,2500一个平方,大家当然就选择卖给他了呀。”

  小区代表很是心安理得地说道。

  开玩笑,这姓齐的才出价2000一个平方,而人家出2500,看似500的差价,可一栋房子下来,就要隔五六万呢。

  他和小区户主们又不傻,当然是选后者。

  “好啦,房产交接,也在你们来之前,就全部弄好了,现在,你们有什么要说的,都跟这位白老板谈吧,我走咯。”

  眼见这一群人脸色愈发阴沉,小区代表决定先撤。

  他走后,齐正钱才怨毒地看向白小树,那眼神,仿佛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齐轩更是怒吼道:

  “王八蛋,你居然敢截胡?!”

  此时此刻,他才没心情去想对方哪里来的那么庞大的资金,购买这里。

  他所想的,是自己那款八百万兰博,就这么没了。

  这叫他如何不怒?

  “本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怒不可遏的齐轩,说着就一拳砸了过来。

  “小轩,不要。”

  他父亲连忙出声,但为时已晚,这一拳已至白小树面门。

  然而,众人预料中,白小树被一拳打倒的场面,并未出现。

  相反,他只是无比淡然地伸出一只手,轻轻一扣,齐轩的拳头就定在了那里,动弹不得。

  同时,白小树手上微微用力,齐轩立即感觉手腕如被铁钳狠狠夹住,剧痛让他脸色惊变,大喊大叫道:

  “疼疼疼,放开我,放开我。”

  白小树微微一笑,轻轻一推,这齐轩就狼狈地跌坐在地。

  “拳头虽好,可不要乱挥哦。”

  白小树气死人不偿命地笑道。

  “你,你。”

  齐轩又气又疼又没办法,只得扭头朝齐正钱道:

  “爸,收拾他!”

  然而齐正钱却是狠狠瞪了他一眼:“闭嘴!”这才将目光转向白小树。

  “白老板是吧?不知,在哪儿高就?”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白小树淡淡回道:

  “高就谈不上,做点小生意罢了。”

  齐正钱闻言笑了笑。

  他当然知道对方这只是句应付说辞,毕竟,一个能随随便便拿出三四亿的年轻人,岂会是个做小生意的?

  “白老板过谦了,不过,既然白老板提到了自己是做生意的,那我齐某,今天也想和你做一单生意,不知你意见如何?”齐正钱细细打量白小树道。

  “哦,说来听听?”

  “那好,我这就说了。”

  齐正钱清了清嗓子,指着旁边的红星小区道:

  “不瞒白老板,最近家里,有个老人去世,他生前穷苦,死后,就想住得富贵些。”

  “我这做子孙的,也想满足了他这愿望,于是请了风水大师,四处寻访,才找到这个地方。”

  “本来今天是要谈妥了,可惜被白老板先了一步。”

  “不过生意这事,本就如此,我不怪白老板。”

  “这样吧,白老板以每平2500的价格,买下了这里,我呢,出你每平3000,你一个转手,就能净赚七千多万,这生意够划得来吧?”

  齐正钱侃侃说道。

  他身后一众人闻言,无不暗暗竖起大拇指。

  这才是老板的心胸和城府。

  虽然生意被人截了胡,可他第一时间并不是无能狂怒,而是最大化的继续争取利益。

  少爷齐轩与他老子比起来,真是一个地一个天的差距。

  当下,一个银行职员站出来道:

  “这生意要我我就做了,须知,这个破郊区远离城市地段,连城中村都算不上,能卖出2000一个平方都谢天谢地了,3000不卖的话,怕是以后要悔恨终生咯。”

  “就是就是。”

  “白老板,你可要好好考虑哦,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其余人也纷纷附和。

  “怎么样?”

  齐正钱微笑地看着白小树,眼底深处十分自信,仿佛吃定了对方。

  但……

  白小树却是冲他神秘一笑,附在他耳边轻声道:

  “齐总心还真黑啊,上头5600的报价,你想3000就落地,不愧是做房地产的,白某佩服。”

  轰!

  此话一出,齐正钱如遭雷击般,蹬蹬蹬连退数步,不可思议地指着白小树道:

  “谁、谁给你的消息?”

  白小树诡异一笑:“你猜咯。”

  猜个屁!

  这怎么猜得出来?

  齐正钱脸色难看,对方已经知道了上面的报价,显然不可能再转手卖给自己了。

  当下,他也撕破脸皮,狠声道:

  “半路截胡,小子,你确定要把事情做这么绝?”

  白小树不以为意地撇撇嘴,道:

  “生意这事,价高者得,有什么绝不绝的?”

  齐正钱闻言,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

  “好,好,好!”

  “山不转水转,你给我等着瞧!”

  “我们走!”

  齐正钱说完,毫不犹豫地扭身而去。

  一群人神色复杂地跟上,齐轩更是不甘至极,但父亲的话,他也不敢忤逆,只能恨恨地看了白小树一眼,然后转身上车。

  一行车子飞驰而去。

  车上,秘书忍不住问了句:“老板,就这么放过他了?”

  齐正钱脸色阴沉道:“当然不可能!”

  “那、那我们为什么要走?刚才,咱们完全可以绑了他啊!”齐轩满脸不理解。

  齐正钱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骂道:

  “一个能随便拿出几亿的年轻人,背后的势力,你去考虑过吗?”

  “他有个毛的势力啊。”

  齐轩没想到,父亲顾虑的是这点,当下气恼道:

  “那家伙,跟我同校的,我还玩了他女朋友,他就是个孤儿,什么背景也没有,只是最近不知道撞了什么大运,才有了点钱的。”

  “什么?!”

  齐正钱闻言,眉头不禁拧在了一起,好久才道:

  “不管怎么样,调查一下稳妥,如果真没什么背景,再收拾他也不迟。”

  说到这儿,齐正钱眸子里放出寒光。

  “敢截我的胡,我必要他生不如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能探索周边万物,我能探索周边万物最新章节,我能探索周边万物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